疫情改写在线教育 现金流是生死关-世界城市面积排名

作者:灭绝动物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1日 11:44:39  【字号:      】

疫情改写在线教育 现金流是生死关

“这是一次整个行业的变革,线下被逼到线上,线上大肆扩张”,一位在线教育公司的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疫情之下,所有线下的培训机构都将面临向线上转型,Classin等在线教育软件销售火爆,一些基础IT资源服务商也因此获益。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百度等纷纷入局,瞄准巨大的流量渠道。  无论A股、港股,还是美股,与中国教育相关的公司股价高涨,好未来、新东方接连创下历史新高,网易有道、跟谁学等2019年资本市场新贵的股价也水涨船高。  有受访行业人士告诉记者, “只要你现金流撑住了,你就能熬到将来让用户变现的时候,但是你转不动、控制不住,你可能就完了”。多家券商呼吁行业冷静,考验可能将在3月份到来。  公立学校直播+录播  为了学生,老师一边教课一边学软件  “巴尔喀什湖哪边是咸水,哪边是淡水?”米勒(化名)通过在线课堂向40个学生提问。  米勒是北京一家高级重点中学的地理老师。面对焦虑的高三学生,学校决定启用在线教育软件,通过直播的形式每天给学生固定的时间讲授复习课。此前1月27日,教育部发布春季学期延期开学通知。两天之后,教育部提出“停课不停学”的号召,鼓励学生利用各类互联网平台在线学习。  米勒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学校尚未开学,教育部的要求是不允许开新课,但家长们的担心让学校也只能在政策边缘找寻合适的方式。  “这样的授课肯定是效果会差一些”,米勒说,平时教学中会在学生课上练习时走到课桌旁观察学生思考的过程。这会影响接下来的授课以及学生当天的作业安排。  几分钟后,陆续有四五个同学在留言做出回答,沉默的是大多数。米勒就只好在这几个同学的答案基础上展开,并将问题的思考过程讲述一遍。然后,翻开下一页PPT,继续讲述。直到这场安排了50分钟的直播结束。  下课后,并不意味着米勒的工作结束。他告诉记者,北京市各区已经抽调了一些老师进行录课,为接下来复课做准备。由于学生还不能到学校上课,所以只能在家按照学校安排的作息在网上上课。  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米勒回忆起当年,“那时候大家都在家自习、做卷子,老师会定期打个电话。等到疫情好些之后,才开始分批回学校上半天的课。现在有了网络,尽管有很多不便,但是老师至少可以跟学生有更多的互动。“  作为高三老师,米勒担心的是接下来的高考。2020年,北京高考教育改革。米勒告诉新京报记者,原定2月底将对考试过程和填报志愿进行测试,而到现在仍然没有新的通知。如果在网上进行测试的话,其效果将大打折扣。  与米勒相似,李丽(化名)是一名北京中学的高一语文老师,在线教育也在成为她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重心。由于学生并不是毕业班级,李丽的工作相对轻松,但是她所在的教研室老师部分被抽调了,在家为全区的学生录制接下来的视频课。  李丽告诉新京报记者,录课会用专门的软件,老师只需要一面翻页PPT,一面口述即可,并不需要出镜。这样的尝试在之前就有过,所以并不手生。不过,录播课对于授课教师来说,需要准备更多的知识内容填补之前用于与学生互动的时间空缺。  疫情下不方便之处在于,“以前的教学资料都存储在学校的电脑中,在家中备课很多资源需要重新收集查找”,李丽说。对于接下来的复课,李丽还在等学校安排课表,但已经确定在网上授课。不过,直到现在,学校也没开始对老师有更多针对性的培训。老师们自己摸索软件的使用方法,“在课堂上能够用多少,要看自己会多少”。  培训商流量大增  紧急增加5倍服务器仍不够用,云服务提速  与公立学校的课堂教学搬至网上相同,线下辅导机构也开始纷纷“上网”。  “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部停课”,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个人公众号中谈到,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面临不能上课的局面,而如果全部听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对于校外培训而言,多受访行业人士表示,每年的寒暑假班是招生旺季,因为不与学校日常教学时间冲突。  对此,新东方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目前其已经将全部线下课转至线上,并且启用了新的应用支撑。不过,这次转移并未利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旗下的在线教育网站新东方在线。后者成立于2005年,早期与中国移动合作成为远程教育机构,2011年开始进入移动互联网,2018年独立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一位教育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无论是公立校,还是培训机构,目前受政策影响想向线上转型,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购买在线教育工具,如ClassIn等;另一类则是购买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甚至包括授课老师,这类服务提供商有腾跃。这些服务商都在面向培训机构,尤其是区域性辅导机构提供线上解决方案。  在这其中,2014年成立的北京翼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翼鸥”)最为被关注,它的产品是ClassIn。官网显示,这款产品经过一年的研发在2015年11月被推出,是世界上第一款在线教室。这也是米勒目前在线上教学所使用的软件。翼鸥创始人兼CEO宋军波告诉新京报记者,“疫情发生后,客户数量增长了10倍”。  从数值上来看,上述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除夕(1月24日)那天至少有三千家教育机构找到翼鸥,而这是平常的3倍。无论新东方这类培训机构,还是公立校,都在翼鸥的客户范围圈。早在1月22日武汉市教委宣布中小学生停课后,翼鸥就已经取消全员休假进入战斗状态,紧急增加5倍的服务器仍然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  宋军波称,公司目前在服务好老客户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去接一些新客户,但是当服务能力到达极限后,公司将决定停止签约。目前仍不断扩容,但距离天花板只有一小部分空间。  与翼鸥类似,作为“北京四中网校”的运营方,龙之门教育也在疫情下显得措手不及。1月25日,该公司董事长兼CEO黄向伟就召开了紧急线上会议做预案。经过2003年非典的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一次远没有非典那么从容,学校老师和行业从业者都没有复工,人手难支撑大规模的线上需求。这一次,线下必须转线上,而线上的产品和服务将被考验是否有效。  教育部发布延期开学后的第二天,龙之门对外宣布,为因疫情延期开学的中小学免费开通在线智慧教学平台。与此同时,运营压力陡增。向龙之门教育提出需求的学校数量每天都在增加,而龙之门教育原有应对常规需求的网络资源和硬件储备并不够,“必须动用一切资源快速为服务器扩容”,这是黄向伟做出的判断。  然而,现实并没有那么容易,黄向伟很快就遇到了麻烦。2月1日开始用户访问量持续增长,应用峰值也随之而来。那几天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度日如年,因为无论是服务器上架,还是系统调试和稳定测试都需要时间,而这是龙之门教育日常工作没有遇到的。更何况疫情期间,如果想要购买服务器并托管到IDC机房也是困难重重。  由于疫情导致物流受限,增加的服务器无法运输到郊区的数据中心机房,然而每天的需求量不断攀升,所以就导致供不应求的局面。  经过无数次电话会议后,2月4日,龙之门教育与百度达成合作,后者为其提供技术和云计算支持,使得音视频稳定和流畅输出。这并不是龙之门教育在“北京四中网校”上第一次考虑到用云的方式。疫情前,就已经使用和考察相关服务,但这一次显然提速。  不仅如此,由于人手不足,黄向伟还亲自接听用户的咨询电话,而这是临时招聘也来不及的。  免费课百花齐放  赛道拥挤,各路巨头纷纷涌  原本不属于教育行业的玩家看到机遇,互联网三巨头BAT全部入局。  网易有道副总裁刘韧磊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差不多从(1月)19号、20号就在看了,那个时候已经看到了武汉疫情的信息,大家在管理群里讨论,认为最严重的就是对线下教育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1月23日,几番讨论之下,网易有道决定推出线上免费课程。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丁磊也支持这一决定,并从集团层面调拨了资源。  1月27日,新东方在线宣布免费提供春季班直播课程,并将此前报名的学生全额退费。该机构运营负责人明珠告诉新京报记者,针对疫情,已经成立了专项小组,涵盖业务部门、教师团队、技术团队等。  新东方多家线下机构开始推出线上课程,学而思网校开始试运营,并且提出免费的时间早于线上的猿辅导和作业帮。  以工具起家的作业帮也上线“春季加油站计划”报名入口,从决策到上线,以及完成三次产品迭代,只用了26个小时。2月2日,作业帮又公布了免费直播课的课表,覆盖了K12各个年级的主要学科,从早8时至下午5时40分,几乎与学校教育类似。  作为行业解决方案提供商,腾跃教育CEO鞠继光告诉记者,对于线下培训机构的另一种路径则是,与能够提供具备线上教学教师资源的机构合作。这样可以减轻线下的压力,只需要负责招生和服务,而学生的上课则由该公司提供服务。腾跃双师在疫情期间推出了春季在线双师课的解决方案,帮助大量机构低成本低门槛转型线上。  更多原本不属于教育行业的玩家开始对这一领域虎视眈眈。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计划成为学校在线教育的平台。钉钉教育行业总监卢涛曾对媒体表示,团队基本上每天都需要工作到凌晨四五点。  1月29日,钉钉发布“在线上课”计划,支持直播、视频录播等链接观看课程及群内直播多种形式,覆盖在线授课、提交批改作业和考试的应用场景。2月10日,钉钉披露,其覆盖了全国约5000万学生。  早在2019年3月,钉钉就曾针对教育行业推出“教育钉钉”,并在12月取得了教育部备案和郑州教育局的订单。一位正在使用钉钉的公立校老师告诉记者,老师对钉钉的熟悉程度因人而异。  多位受访教育行业人士表示,钉钉只是一个通用软件,而针对教育行业的功能开发不足。不过,他们也表示阿里巴巴的目的或许并非要进入在线教育行业,而是获取用户。  除此之外,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相继宣布联合其他机构,提供免费课程。一位上述公司之一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三家公司的目的基本相同,就是成为教育内容的分发渠道,从而参与商业分羹。至此,互联网三巨头BAT悉数布局。  2月17日,“国家队”也最终上线。由教育部整合国家、有关省市和学校优质教学资源的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试运行,课程涵盖初高中12个学科。为保证网络通畅,工信部部署了百度、阿里巴巴、网宿科技、华为以及三大电信运营商提供技术。  2月18日,第三方机构QuestMoblie发布研究报告显示,春节后一周,在线学习需求明显提升,其中K12教育日均活跃用户数增长达到2381万,排在所有细分行业的第三。用户使用时长也比春节前增长了36.7%。  拼现金流背后  撑过去是胜利,撑不过去是死亡,券商呼吁冷静  机遇和危险并存。  “疫情并不是改变了在线教育,只是加速了而已”,宋军波告诉新京报记者。增加带宽可以解决短期应用需求,但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考验才刚刚开始。  这就像2003年时候的电子商务行业。一场SARS过后,让淘宝的店家完成了从1到100的过程。在线教育也是如此。  ClassIn的商业模式极为简单,就是按照流量包的方式售卖,按照每个课时每个学生收费多少,这和手机的流量收费一样。上述教育行业人士表示,现在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通过免费留住用户,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商业模式,所以大家都在拼谁的短期现金流能够更稳定。  “只要你现金流撑住了,你就能熬到将来让用户变现的时候,但是你转不动、控制不住,你可能就完了”。  鞠继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与大机构和互联网公司相比,一线之外的线下培训机构将面临更严峻的现金流考验。这些机构如果使用商业软件上课的话,即使面临疫情期间的优惠,其价格也会与线下房租相当,这意味着机构要缴纳两份的房租,而房租占营收的比重约为10%至15%,而通常线下培训机构的净利率也就10%至20%,而很多小机构的利润甚至不够纳税。  疫情期间,现金流撑不住的案例并不少。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上海佳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司法协助协议,其大股东沪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价值257.3万人民币的股权、其它投资权益遭到冻结。  沪江成立于2009年,曾于2018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并在11月22日通过上市聆讯,但此后并没有进一步挂牌时间表。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该公司亏损持续扩大,而随后其屡次传出上市对赌失败、公司裁员等消息。  在线大语文品牌明兮教育也发布通知称该公司由于资金发生困难,目前公司已经停止运营。明兮教育2019年正式运营,虽然半年获得两轮融资,但投入了75%用于研发,完善产品体系,而融资节奏出现了误判,有投资方因疫情而放弃。  在线教育行业本身因疫情而被资本看好,但风险较高。近五年来,春季开学季,这个行业都有不错的涨幅,但在2020年疫情之下,市场需求旺盛与四季度财报季叠加,两种因素不断拉高多支在线教育及其相关公司股票。2月9日,全通教育股价获得节后第四个涨停板后,收到深交所问询函。2月11日,美股中概股在线教育板块出现回调,多家公司跌幅超过10%。  多家未上市公司陆续披露融资信息,华南地区网校品牌果肉网宣布完成A+轮融资,英语培优教育品牌鲸鱼外教培优获得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海外大学教育辅导公司Easy Group也宣布获得经纬中国的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这些公司普遍称,融资将用于团队扩建、技术投入和产品优化。  不过,部分券商呼吁市场冷静。中金公司预计,疫情短期内对线下会造成系统技术研发和教师培训投入的成本,以及向线上导流过程中学生流失所带来的退费损失。极端情况是无法完全替代线下的培训机构会进而影响下一步招生和预收款结转;在线机构也将受到疫情影响而增加教师招聘的难度。  黄向伟告诉新京报记者,疫情期间,龙之门教育虽然接到了一些投资者的咨询,但目前他更希望找到一些对教育行业理解的机构,而不是做短线的财务投资。至于宋军波,他正在带队服务客户,对于洽谈投资没有安排时间。  多位受访从业者表示,对于在线教育下一波的考验或将在3月开始。随着全国多地陆续复课,学校教育仍然成为学生的主要选择后,提供课外辅导的机构将在更为狭窄的赛道比拼,因为已有区域宣布复课后改为一周6天上课。政策依然是这个行业最大的风险。  宋军波告诉新京报记者,“特殊时期大家都过得比较困难。虽然我们的成本都涨了不止一倍,但是我们还是依旧在接近亏损的情况下对大家进行了支持”。

疫情改写在线教育 现金流是生死关

原标题:疫情改写在线教育 现金流是生死关




我国最早的字典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